济南最大烂尾楼是如何收尾的

首页

2018-10-25

济南最大烂尾楼是如何收尾的_男子酒后怒砸单车共有3页来源:更新日期:2018-10-24浏览:原标题:济南最大是如何收尾的(人民眼·本期聚焦·思维)  济南现状。   本报记者卞民德摄于2015年3月24日  倾囊而出,买的却是盘——对普通家庭来说,没有比这更糟心的了。   在山东省济南市,的2146户业主,已经糟心了整整6个年头。 从最初抢到一套房的欣喜若狂,到楼盘烂尾后的寝食难安,一夜之间,如冰火两重天。   政府部门也同样糟心。

不是没出力,不是没想辙,但终究困难重重,僵局难破。

一直拖下去,也不是个办法。

大门外上访不断,即便再沉得住气,干部心里也不是滋味。

  漫长的等待、博弈,无论是业主还是政府,都已身心俱疲。

可是,总有能走通的道。 只要捅破了那层窗户纸,阳光就能照进来。 转过身来,细细梳理,反复琢磨才发现:那根可以捅破窗户纸的针,一直在旁边。   这根针,就是。 用法治思维和法治方式解决问题,考验的不仅是政府,还有每一个遇到难题的普通人。

  资金断裂  从“金牌”一房难求  到济南最大“烂盘”  提起济南的楼盘,彩石山庄无人不知。

放在8年前,若能买到彩石山庄的房子,那是很有面子的事。

  彩石山庄备受青睐,确非浪得虚名。 项目地处济南东部城市景观区,自然条件得天独厚。

  论品质,彩石山庄也是“高大上”,曾摘得济南地产界首个“中国人居环境金牌建设试点项目”。 整个楼盘占地约2400亩、总建筑面积180万平方米,规划为高档景观洋房和双拼、。 不同区域分别被命名为水晶花园、尚华居、绿松苑、白领公寓。

  更让趋之若鹜的,则是开发商三联集团的层层光环。

  这家成立于1985年的省属企业,在国内家电连锁企业中第一家上市。

鼎盛时,三联集团涉足商贸物流、房地产、电子信息、旅游、传媒、金融投资六大产业,统领170余家企业。   盛名之下,彩石山庄入市即得好彩头。 2003年10月,在土地手续不齐全的情况下,三联集团以“超值低价”为噱头,开展内部认购,后扩大至社会认购。

购房热情之高,认购场面之火,至今仍让济南市民唏嘘。

  抢到一套房,得有关系、有门路。

彩石山庄的价格从最初的每平方米2600元,迅速上涨至4100元。

截至项目停工,彩石山庄累计预售住宅2146套,但符合预售条件的仅有405套。   彼时,全国范围内普遍上演的楼市狂欢,让三联集团和戒心全无。 殊不知,危险的种子已在发芽。

  2004年,山东省政府批准成立的国有企业联大集团贷款出现严重风险。

三联集团被认为是其控股关联企业,被列入监管部门“黑名单”。 加之扩张过快、管理粗放等问题,三联集团的信用急速下降,资金周转困难。   困窘之中,彩石山庄建设受到波及,大量预售资金被用于偿债。 2008年,三联集团因贷款逾期遭两家银行起诉,其持有的三联商社股份有限公司2700万股限售流通股被法院拍卖。

债权人纷纷诉诸法律,致使三联集团名下的账户、不动产全部被查封,资金链完全断裂。

  数个建筑队、六七百人同时施工的彩石山庄,从此告别喧嚣陷入沉寂,沦为济南市“最大烂尾楼盘”。   此前预售的2146套住宅,仅有405套基本建成,另1741套尚未建成,市政配套和园区道路景观基本未建。 2146套房产涉及购房款本金9亿元,合同约定违约金近3亿元;已建成房产未支付的工程款约3716万元;征地涉及村民2000人,拖欠安置补偿费用约亿元。   搁置6年  从僵局久拖难破  到维权四处碰壁  “血汗钱买房交三联,到期无房谁来管?”  “政府作主,还我公道。

”  三联集团大楼前、省政府南门口、济南市委市政府西大门,隔三岔五就围满购房者。 6年漫漫维权路,冷暖百味心自知。   退休职工王秀云年近七旬,卖掉自己的唯一一套旧房,才凑足32万元的购房款,只想换个房陪瘫痪的母亲晒晒太阳透透气。 她还动员已下岗的妹妹买了一套。 8年来,姐妹俩只能靠租房安身,一度陷入绝望。

  购房者杨帆,通过“内部渠道”购买彩石山庄一套130平方米的房子。 当初缺钱,全家人东挪西借,好不容易凑了万元。

“本打算当婚房,可到了收房日期,连房子的影子都没见着。

”  更多的购房者是靠贷款买房,每月一到还款日,如同热锅上的蚂蚁。 大家只有一个问题:到哪才能讨到个说法?  彩石山庄是济南有关部门首创的“预售房担保制度”试点项目。 在预售款监管期内,如果出现开发商未按规定使用预售款、造成购房人损失的,购房人有权要求担保公司承担责任。   但是,3家担保公司资产不过几千万元,如何承担9亿元的房款赔偿?相关部门给出的答复是“不清楚、不知情”。   此路不通,再找法院。 拿着购房合同和担保协议去诉讼,谁知又碰了一鼻子灰。   “法院说接到通知,三联的案子一律不予立案。

”杨帆和很多购房者并不了解,2012年,山东省成立专门工作组,解决彩石山庄问题。

反反复复地研究,出台了多个方案,但都由于案件过于复杂,涉及主体众多、涉案资金额大、牵涉面广,难以找到为各方接受的方案,在条件不成熟的情况下,只能“暂缓”搁置。

  烂尾楼在寒风中矗立,群众频频上访,各相关当事方的司法程序被法院叫停,地方政府由于没有解决问题被中央巡视组点名——彩石山庄项目问题解决陷入了僵局,似乎看不到一点破解希望。   时过境迁,现在看来,当时各方一系列的尝试和努力,实际都在为问题最终解决积累着经验和条件。 各方当事人写给省委、省政府负责同志的信函并没有“睡觉”,调查情况、走访当事人、交换意见、权衡比较方案等工作一直在不断推进。   理念碰撞  从政府包办代替  到法治思维解题  多年的煎熬等待让购房户麻木,他们没想到的是,转机在2014年4月开始出现。

  彩石山庄项目引起了山东省委、省政府的高度重视。 省委书记姜异康多次批示,要求将其作为落实中央巡视组整改要求的主要工作任务之一,坚决彻底解决,随后在案件处置的关键节点上也多次指导、过问。

省委副书记、省长郭树清主持召开多次专题会议研究,明确提出“按照法治思维,在法律框架内予以解决”的工作原则,确定“整体处置,分步实施,先期启动彩石山庄项目”的思路,“把解决三联问题的过程,变成一个可以复制、对全局对以后都有指导意义的宣传法制、依法维权、依法办事的案例”。

  山东省与济南市联合成立了专门的领导小组。 “法治思维、法治方式”的方向明确了,如何落实成为可操作的方案就成为关键。 但事情显然不是那么容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