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你爸妈没给你好的三观,到哪里来找补?

首页

2018-10-16

  后来我读的书,大概就邀请三种作者:  第一种作者是大家都说好的作者,你会附庸风雅。

比如弗洛伊德,我兴致勃勃地读了他最经典的著作《梦的解析》。

最后发现自己毫无所得,我可以埋怨翻译不好,也可以埋怨这个德国人说话太绕,最后会怀疑自己是不是理解力不够啊。

这样的所谓的大作者,我只能硬着头皮读完,以求内心的满足——你看,我读过大部头的作品了!(大部头:一般指一些很厚很全或文字量非常大的书)  第二种作者就是所谓脑洞大开型的。

比如《人我之间》这本客体关系的经典著作,第一次看会感觉到一种和聪明人交谈的快感。 同样是客体关系的书,我看了几本,只有这本写得明白晓畅,我可以非常清晰地明白:人和人之间的关系,其实都是过去关系的重演,我们每个人都是一台裸机,最早期被安装的程序,决定了我们的视野,决定了我们的行为模式,决定了我们的命运。   后来我看大卫萨夫关于客体关系的书籍时,被一个词击中了:“效价”。 这是一个化学名词。 就是说,两个分子之间会互相吸引,就好像情感之中作为负电子的我,会专门寻找正电子的你。

  这也可以解释我看过的系统家庭理论中“家谱图”的奇观:一个贫穷低贱的家族会强烈地和一个书香门第的中上层家族之间有一种神奇的连接。 一个家族寻求着往上走,一个家族因为长期在上层失去了生命力,而寻求一种更有力量的基因流入。

  就像是我们的民族每到文明无以为继的时候,就会有外族入侵,当我们的基因结合了外族的基因以后,我们的民族就又好像充电了一样,重获了一段时期的生命力。

  这些脑洞大开的想法看上去没有什么神奇,因为有些道理,你看过了和你悟到了会有非常大的区别。 有时你可能散步、闲聊中,忽然之间,就像是一休和尚的脑袋一敲,豁然开朗。

  你忽然明白了很久很久以前读过的一些文字,原来是这个意思啊!就好像你和一个很聪明的人在一起时,当你开始懂得他的意思,你就好像掌握了一项独门秘技一样充满价值感!。